“东京奥运会的纸板床还是裂了!”瓦楞纸的设计到底靠不靠谱?

前不久,东京奥组委宣布了,奥运村的2.6万张床全部由硬纸板制作,以便奥运会结束后回收再利用的消息。一时间,“史上最抠奥运会”的话题被推了出来。

甚至还有人调侃,史上最穷酸G20的续集来了。不仅东京奥运会的奖牌,是用废旧电子设备提炼出的金属制作的,为缓解入住酒店的压力,日本租赁中心特别提供了北斋特别设计的露营车,但其实也就是一个房车而已。

而此次曝出的硬纸板寝具套装,床具宽90厘米,长210厘米,高40厘米,使用的床垫是可回收材料聚乙烯。制作材料为硬纸板,据说承重重量达到了200公斤,完全能够满足绝大多数运动员的需求。

问题来了,东京奥运组委会这2.6万张硬纸板床,真的是抠门穷酸的表现吗?

— 1 —

你没看错,这是瓦楞纸床

说到瓦楞纸,你一定不陌生,家用物品的很多外包装都是这种硬纸所作,它做外包装成本低、易加工、强度大,而且80%以上的瓦楞纸都可以通过回收再利用,有很好的环保属性,目前以瓦楞纸为原材料做成的工艺和玩具也是五花八门。

而,举办奥运会从来都是一项需要花费高昂支出的国家形象SHOW,每一届全球狂欢的体育盛宴背后都是巨大的金钱、时间和精力的耗费。

我们可以看到花销最大的是2014俄罗斯索契冬奥会达到了218亿美元,即便是最低开销,也没有低于20亿美元的。

而作为第二次举办奥运会的东京,没有像第一次的1964年奥运会一样,通过高楼大厦、基础建设或完善的交通吸引外资,这次日本牢牢的抓住了“环保”这一个突破口,可是实现起来却未必那么容易。

就在9月底,日本东京奥组委与东京奥运会赞助商、床上用品企业“爱维福”一起向媒体公开了奥运村将使用的床。这是奥运史上首次采用以瓦楞纸为材料制成的床。

据了解,Airweave将为奥运会提供18,000张床,明年残奥会提供8,000张床。东京晴海海滨地区目前正在建设中的运动员村21栋住宅建筑,预计将于今年12月完工。

那么,瓦楞纸的家具就像表面看到的那样简单吗?

— 2 —

这并不是5毛钱一吨的废品

瓦楞纸早已玩转家居

20世纪弗兰克·盖里于60年代末,首创使用瓦楞纸设计家具。盖里从瓦楞纸板材料中得到启发,将一层一层的、瓦楞纸板胶合成一大块,然后用锯刀切成各种形状的桌、椅家具,共计17件,并将其命名为“方便的边缘组合”家具,这种瓦楞纸板家具在市场上销售大获成功。

这些产品通过对瓦楞纸板的模切、折叠、弯曲和组合,少用或者不用胶和钉,只通过折叠和插接的方式,就可以使其具有家具所具备的承载功能,从而形成瓦楞纸板便于装载、拆卸的灵活性和节能环保的特点。

后来很多设计师也喜欢用瓦楞纸在制作家具和灯具,其中最经典的家具作品之一,就是由著名建筑师Frank Gehry 在1972年设计的这把Wiggle座椅。

Wiggle座椅

素有“纸板王”之称的家具品牌Graypants,就用回收的瓦楞纸做了款很有名的灯具Scraplights,不过这些看似流畅的灯罩轮廓,每张卡纸都需要经过精准的激光雕刻和手工折叠处理的。

作为家具产品的必备,瓦楞纸床自然也是不可缺少的。

这是一款由Karton公司设计的能够巧妙拼接的纸板床,只要用上几分钟时间就能够组合成完全可以代替超重的床架。

瓦楞纸床的牢固性能也是不言而喻的。经过测试Karton的纸板床能够承受2吨的重量。

当然床承重量这与床本身的设计结构、材料都有很大的关系,东京奥运村中的瓦楞纸床因为制造工艺和设计不同,承重可达200公斤。

— 3 —

瓦楞纸床到底是“抠门穷酸”

还是低调的奢华?

虽然瓦楞纸用来做物体的外部包装由来已久,但是目前,木材、塑料和金属等家具的设计与生产制造技术比较成熟,瓦楞纸板家具算得上家具领域中的新晋成员。

为什么要用瓦楞纸板做床?

我们需要明确一点,并不是所有的瓦楞纸板都是一样的。

瓦楞纸板由几层纸组成,借助淀粉胶将其形成其独特的形状。胶合的瓦楞纸层创造出这种具有极高刚性的新型轻质材料。

所用纸张的质量对于瓦楞纸板的回弹力至关重要。对于运输或移动纸箱,通常在生产中使用轻便且便宜的纸张。但是,用于床这样需要高承重的家具产品,需要使用特殊高强度的瓦楞纸板,例如,有的瓦楞纸床使用高质量的牛皮纸,经过多层粘合在一起制成。

因此,这种纸张以瓦楞纸板或蜂窝纸板的形式化身一个坚固的载体。就像蚂蚁一样,纸板床可以承载其“体重”的100倍的物体。有的床净重仅为10公斤,但是每平米甚至能够承受重达1,000公斤物体。

瓦楞纸床的工艺设计并不简单

不论瓦楞纸床还是其他家具产品,结构设计占有重要地位,而在结构设计中结构形式的选择又是重中之重,它决定着家具的功能实现、外观造型、成型工艺和制造成本。

其实,瓦楞纸家具具有非常明显不依赖其他辅助材料而独立成型的特点。这就要求家具的结构具有双重性质,既能保证家具的使用功能、支撑强度与整体稳定性,同时也是家具造型中的元素,结构对建筑外观造型都有直接影响,这是建筑学与美学、材料学的高度结合。

瓦楞纸床的生产和使用过程存在高不确定性

近些年来,日本瓦楞纸板产量持续增长。从2010年起,日本瓦楞纸板产量将连续10年增长。从2016年起,连续4年刷新最高产量记录。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瓦楞纸板生产国,产量排在中国和美国之后。

其实,瓦楞纸的生产工艺兴起已久,材料的可回收,组装拆卸的简易便捷让瓦楞纸一举成为家具(床)领域的新宠,但它也并不是完美无缺的,需要生产者承担着很多确定和不确定的风险。

工艺过程中容易产生局部塌楞,一旦在大批量的生产中产生了局部塌楞,产品质量将会受到较大影响,造成大量次废品,也导致制造成本大幅增加。此外,瓦楞纸床的防潮性较差,即使是高强度的瓦楞纸板,吸水后,强度也会极具下降,甚至破烂。

我们知道,随着全球性木材资源匮乏,木材供应日益紧缺,家具市场上原材料价格暴涨,实木家居价格一路飙升。可以说,可自然降解、可重复利用的瓦楞纸板材料制作家具是当前社会的迫切需求,也是一次全新的体验尝试。

但是,尝试者也需要巨大勇气,目前以瓦楞纸床为代表的家具产品并未大量普及,供应商较为单一,生产工艺尚未完全成熟,东京奥运会首次高调的“纸板床”环保理念,很值得深究,任何新产品的产生,或者在新的场景的应用都有从研发到量产的漫长之后要走,这是一个需要付出高成本代价的尝试,看似抠门穷酸,又何尝不是一种低调的奢华呢。

相关文章